半个多月前,在英国媒体为2022女足欧洲杯挑选的“八大新星”中,把守着最后城池的守门员成了被忽略的对象。

不过,就在女足欧洲杯以华丽乐章载入史册时,一些原本并不为人熟知的守门员,已然留下了无可挑剔的大赛处子秀——其中最值得关注的名字,莫过于比利时门将尼基·埃夫拉尔。

在比利时女足的征战史中,能在洲际大赛占有一席之地绝对是小概率的事件——自1984年以来的8届世界杯和13届欧洲杯,比利时人没有太多存在感,只拿到了两张欧洲杯的入场券。

目前归属于OH鲁汶女足的埃夫拉尔无疑是幸运的,从2017年欧洲杯的三场替补,到今年夏天的四场先发并带队冲入8强,她在门线前的气势如虹,就是比利时人创造历史的最大武器。

埃夫拉尔身高1.76米,出生于弗拉芒大区东佛兰德省的佐特海姆。很小的时候,她就在父亲的影响下接触足球,并且不可自拔地投入其中,开始接受正规训练。

2013年,她从比利时国内的知名球队根特出道,逐渐积攒着实战经验,还很快入选了比利时国家队。过去几年,这位欣赏库尔图瓦的实力女将,效力了荷兰的特温特、西班牙的韦尔瓦,也曾回到熟悉的根特。而在新赛季,代表比利时队出战55场的她,穿上了OH鲁汶的球衣。

由根特来到鲁汶,这将是埃夫拉尔球员生涯驻扎的第二个国内城市,由欧洲杯载誉归来后,她将在一个新环境继续迎接挑战。

这位比利时国门曾在7月初透露过,“之前确实有外国球队表达兴趣,投来橄榄枝,但在OH鲁汶脱颖而出后,我很快就做出了转会决定。原因很简单,我就是想成为比利时的冠军。”

将承载埃夫拉尔新生活的鲁汶,是比利时的第九大城市,靠近首都布鲁塞尔。这个曾被法国占领的市镇,以啤酒酿造闻名于世,还“滋养”了全世界最大的啤酒公司——百威英博。多年以来,将总部设于鲁汶的百威英博,已经打造了贝克啤酒、百威啤酒和科罗娜等知名品牌,在2018年的全球啤酒业市场占有率统计中,百威英博以26.2%排名第一。

曾经遭遇战争侵袭的鲁汶,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学术之城:除了大学厅、大学图书馆、智慧之泉等学术建筑,朝气蓬勃的国内外学生也是这座城市重要的组成部分。尤其是学期进行时,鲁汶的市中心几乎就是大学生的聚集地,处处都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埃夫拉尔是本届女足欧洲杯表现最好的门将之一——尽管她效力多年的比利时女足联赛,还存在着很多规模有限的半职业球队。

尽管比利时女足4场仅有1场打出零封,3场丢4球的数据亦是中规中矩,但埃夫拉尔在比利时门前的高接抵挡,一度成为了赛事舆论场备受聚焦的话题。

首战战平冰岛和次站小负法国,埃夫拉尔就在两场比赛扑出了对方的两个点球,她不仅成为了近十年第一位在单届女足欧洲杯扑出两个点球的门将,更以这样不可思议的个人发挥提振了球队的士气。也正因为有了她的“梅开二度”,比利时才有机会在末战击败意大利,历史上第一次跻身洲际大赛的淘汰赛阶段。

回溯本届欧洲杯的征程,场场都有精彩演出的埃夫拉尔状态上佳,她在出线分钟才遗憾地丢掉一球。为了这个价值连城的晋级绝杀,瑞典人可是足足完成了34次射门。

尽管在比赛末段功亏一篑,但整届赛事面对27次射正、奉上21次扑救的埃夫拉尔,依然被欧足联授予了当场最佳球员的称号。

在经历了一届几近完美的欧洲杯后,埃夫拉尔已经要收拾行囊,去往鲁汶报到。而在继续向冠军锦标进发的同时,她也要将自己的兼职工作打理好——出租充气城堡。在埃夫拉尔看来,充气城堡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它出现在哪里,快乐就会随之而来。

或许在未来的日子里,埃夫拉尔也会像充气城堡一样,将快乐与喜悦带到更多的地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