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国家德比”曾留下过无数经典战役,而今天凌晨的本季首回合“天王山之战”同样如此。只是裁判争议判罚抢占话题之余,多特蒙德中卫胡梅尔斯不幸成为比赛的绝对主角——面对老友穆勒,点背的胡梅尔斯几乎被对手拿捏得死死的,三个失误造就三个失球,让拜仁以3-2的比分带走了胜利,也让自己重返国家队的前景蒙上了阴影。

本场比赛前,拜仁在积分榜仅领先身后的多特蒙德1分。因此,主场作战的多特若是拿下这场胜利,将会自2019-20赛季第2轮以来首次重返积分榜首。不过拜仁在过往15场以领头羊身份对阵第二名球队的比赛中11胜4平保持不败,最近9场联赛面对多特更是拿下8场胜利,场均进球达3.6球。

首先看客场作战的拜仁,球队依然以近期新建的体系出战。门将是诺伊尔,阿方索-戴维斯、于帕梅卡诺、卢卡斯-埃尔南德斯和帕瓦尔组成了球队后防线。中前场方面,托利索和格雷茨卡搭档双后腰,萨内和科曼分居两侧,托马斯-穆勒继续出现在中锋莱万多夫斯基的身后。

再看主场作战的多特蒙德,球队此役的阵型接近于433站位。科贝尔担任首发门将,穆尼耶、胡梅尔斯、阿坎吉和格雷罗组成后防线。中前场方面,埃姆雷-詹、贝林厄姆和达胡德三名后腰同时出战,布兰特和罗伊斯分居两侧,上轮比赛伤愈复出的中锋哈兰德重返首发阵容。

不知不觉中,三中卫体系已经成为拜仁在本赛季的Plan A。不过,纳格尔斯曼设计的这个三中卫体系并不均衡,甚至可以理解为三中卫和四后卫之间的“3.5后卫体系”,而战术中的变量就在于左路的戴维斯。毕竟,拜仁的阵容缺乏右边翼卫人选,所以球队的这套体系只设计了戴维斯一名边翼卫——进攻时后场留下三中卫,防守时则由戴维斯回撤而形成四后卫站位。

回顾上赛季的拜仁,攻强守弱是球队最为明显的特征。于是在接手拜仁后,纳格尔斯曼自然倾力改造球队防守,而他在霍芬海姆、莱比锡执教时所坚持使用的三中卫体系渐渐成为应对之策。特别是阵地进攻时,在后场平行站位的卢卡斯、于帕梅卡诺和帕瓦尔几乎放弃助攻,这就比过往固有的4231体系增加了一名常规防守力量,以应对对手时刻可能出现的反击。

进攻时为三中卫体系,防守时回到4231体系,这就是纳格尔斯曼目前在拜仁打造的新战术。不难理解,戴维斯的位置转换是临场体系来回调整的关键,却也成为球队落位阵地防守时易于产生真空地带的直接隐患。要知道,拜仁的三中卫此时会彻底右倾(帕瓦尔转为右边后卫),若是戴维斯无法及时回撤,那么拜仁的左路便会出现不设防的时间差。

对此,多特主帅罗泽明显洞察到了这一点!纵观多特蒙德于本场比赛的首发布局,出人意料之处就在于近期状态奇佳的新援马伦坐上替补席,而布兰特则担任右边锋。很明显,布兰特在场上踢得非常聪明,开场后便借助哈兰德支点作用和及时分边,不断借机寻觅戴维斯身后的防守真空,由此成为多特撕破拜仁防线的最佳良策。

看看多特蒙德在开场第4分钟便收获的首粒进球,拜仁防线整体右倾后的左路空当正好被后排插上的布兰特所洞察和利用。此时,反应慢半拍的戴维斯即使借助速度优势迅速补位,但是脚下技术优于速度的布兰特成功晃开戴维斯,随即在点球点附近怒射得手,就此力助主队先拔头筹。

如同赛前分析,迎来哈兰德首发的多特蒙德不仅在进攻端准确发现了拜仁的体系软肋,埃姆雷-詹等球员的首发更是体现出球队严守反击的开局战术。只是熟悉多特本季表现的球迷都会知晓,球队糟糕的中后场表现并未随着新帅罗泽的到来而改变。无论欧冠小组赛提前出局,还是联赛层面实力占优时依然场面五五开,近乎灾难的防守绝对“功不可没”。

再到本场面对劲敌拜仁,全线退守的多特怎能奢望球队抵挡住对手的十足攻击力?暂且不提拜仁的阵地进攻也有问题,多特防线的“主动送礼”便足以让拜仁攻击线喜出望外。其中,本场比赛的倒霉蛋无疑是多特防守核心胡梅尔斯——或许是对这位老友太熟悉,穆勒在比赛第8分钟抢断成功,面对逼抢随即头球一顶,助攻快速跟进的莱万持球杀入禁区后低射破门。

此后,回到同一起跑线的两队互有攻守。拜仁在阵地进攻中借助边路爆点试图创造威胁,多特则依靠哈兰德的个人能力多次获得反击良机。看上去,两队要把这般强强对抗持续到半场结束,但是胡梅尔斯在第44分钟再度成为主角。这一次,戴维斯的左路传中本无威胁,格雷罗的解围居然正好打在胡梅尔斯的身上。这让科曼在禁区内觅得机会,一脚爆射在折射后破网。

其实,半场领先的拜仁看似于射门数(11-5)、控球率(57.6%)等占优,自身进攻难言威胁。戴维斯的左翼卫角色让缺乏内切的左边锋萨内更为居中,可惜后者状态不佳,传球成功率仅77%,还有1次射门直接奔向角球点;再加之戴维斯同样缺乏高效(71%的传球成功率为队内最低),可见此前左重右轻的边路进攻并未打出特点。至于失去帕瓦尔助攻的右路,则由穆勒不得不拉边协助,结果却是穆勒在对方禁区内仅有3次触球。

由此可见,与其说拜仁踢得好,不如说多特踢得更糟糕。其中,上半场面对拜仁擅长的高压战术,格雷罗的传球成功率仅75%,胡梅尔斯的传球成功率仅76%,穆尼耶的传球成功率更低(73%),更不要提全场低至54%的达胡德,以及半场多达6次非压迫丢失球权(全场最高)的贝林厄姆。看上去,另一位中卫阿坎吉失误较少,但在防守端几乎没有存在感,除了1次拦截外的防守数据全部为0。

单看多特蒙德“后防天团”的灾难表现,便可想象全线死守根本不可能拿下强敌拜仁。于是半场过后,多特选择阵型整体上移,转而对拜仁采取高压防守——这是门兴、奥堡等队近期爆冷击败拜仁时普遍采取的战术,瞄准的正是拜仁本季防线出球能力的大幅下滑(更别提基米希缺阵),由此在初始阶段便遏制拜仁的进攻组织,进而化被动为主动。

其实,别看纳格尔斯曼为拜仁悉心打造三中卫体系,但是球队防线的真实表现对比多特也强不了多少。下半场开场2分钟,多特还是通过戴维斯的身后空当而撕破拜仁防线,当卢卡斯上前补位时,拜仁整体防守站位全部被打乱。接下来,时不时“短路”的于帕梅卡诺解围失误,让贝林厄姆斜传左侧,哈兰德右脚搓射直挂死角,而本应在此防守的帕瓦尔早已失位。

随着多特扳平比分并全队反压,比赛自此向着大开大合的局面发展,双方冲刺总数达到了恐怖的559次。在如此高节奏下,彻底释放的多特其实掌控了下半场的主动权,除了射门数5-4、传球数186-174、控球率53%等数据领先,更是把拜仁的传球成功率压至本季最低的77%(上半场为83%)。可惜的是,多特并未借助这波高潮反超比分,反而接连遭遇打击。

一方面,罗伊斯在禁区内后排插上时被卢卡斯推倒(就连穆勒赛后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可给点球),看似传球的哈兰德有越位嫌疑,但是当值主裁没有任何表示的做法引发了巨大争议;另一方面,布兰特在比赛第65分钟的受伤离场对多特的影响不言而喻,再加之刚刚复出的哈兰德此后被换下场,这让多特的反攻并未形成持续威胁,倒是焦躁的情绪影响了全队发挥。

当然,本场比赛的真正主角始终没有改变。来到比赛第74分钟,拜仁发出右路角球,被队友贝林厄姆挡住视线和路线的胡梅尔斯在解围时手球犯规,一蹴而就的莱万为拜仁锁定了胜局。真是巧了,穆勒这次没有主罚角球,而胡梅尔斯此时盯防的正是穆勒,而后者机警的躲避恰好让来球击中了胡梅尔斯的右臂。这个混子,真是在对抗中把老友拿捏得死死的……

由于球员治疗和VAR介入,本场比赛补时长达10分钟,但是后劲不足的多特无力扳平比分,而拜仁则借助稳健传控把3-2比分保持到了终场,这让胡梅尔斯在德国队主帅弗里克的关注下完成了最灾难的一场比赛。唯独最后时刻,拜仁后腰托利索的空门不进成功抢镜,不仅证明詹俊老师那句“早早推空门就完了(省去四字)”并非准确,也为本特克沉冤昭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