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在社交平台上,很多人喜欢用“出道即巅峰”来描述那些事业起步不久便品尝到成功喜悦的人,不过在很多情况下,被冠上这句流行语的群体,在生涯后期便会泯然众人,再难回到当初的高度。然而在冬奥会的赛场上,却有这样一位女将,从首次参赛起,每一届都能站上最高领奖台,从不曾空手而归,她便是荷兰速度滑冰名将伊琳·维斯特。

昨日的“冰丝带”,再度成为维斯特表演的舞台,1分53秒28的成绩,女子1500米速度滑冰称后,不仅让她收获了个人第6枚冬奥金牌、刷新了奥运纪录,也让荷兰人自2006年都灵冬奥会起,参赛必然夺金的定律得以延续。赛后第一时间,这名向来坚强的35岁老将,留下了幸福的眼泪,年岁的增长、伤病的困扰,后辈的冲击……尽管有无数种可能失败的理由,但笑到最后的,还是那个熟悉的“王者伊琳”。

“我喜欢比赛,规模越大,越是重量级的比赛,我越能发挥出好的水平!”当维斯特在都灵冬奥会首度夺金后,面对全球媒体说出这句话时,很多人将其视为少年得志后的轻狂,毕竟当年的伊琳还不到20岁。可很快,那些质疑她的人就发现自己可能判断错了。

在竞争激烈的荷兰速度滑冰女队里,维斯特是最“汉子”的存在。这个留着棕色头发的姑娘,不仅笑起来有些不顾形象,还经常主动找男队员“比划比划”,倘若输了个“一招半式”,便会马上找教练加练。久而久之,女队的基础体能练习,便满足不了维斯特,她开始寻找各种理由,有时甚至会堵在教练的办公室门口,只为获得加入荷兰男队体能训练的许可,一通软磨硬泡加上插科打诨后,总爱带着发带的伊琳,如愿成了荷兰男队的“番外成员”。

更高强度的体能训练枯燥又痛苦,但维斯特从没抱怨过,长时间的坚持所换来的,不仅是成绩稳步提升,还有一副“魔鬼身材”。2014年,在美国著名杂志《体育画报》推出的“全球最健硕体育女星”排行榜,维斯特位列第23名,是唯一上榜的速度滑冰选手。昨天连续两次在冬奥会1500米项目上功亏一篑,遗憾屈居亚军的日本名将高木美帆便坦陈,“维斯特在冲刺阶段的爆发力和体能储备,几乎是无人能超越的。”

或许是性格使然,维斯特走到哪里,都能很快和新朋友打成一片.这让她的粉丝群体,遍布世界各地,其中更有不少名人。

2014年索契冬奥会期间,维斯特在夺金后,与几名荷兰队友结伴前往市中心的酒吧放松,让人意外的是,俄罗斯总统普京恰好也来到同一地点,尽管他当时的初衷并不是“追星”,但普京还是认出了维斯特,并送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两人还共饮了一杯啤酒。“他向我表达了祝贺,并询问我在索契比赛感觉如何,我回答‘很不错’。”荷兰名将回忆。尽管普京不久后便离开了酒吧,但能收获这样重量级的粉丝,还是让维斯特十分兴奋和荣幸。

维斯特与足球界,也有着颇深的缘分。训练的闲暇时分,她经常在荷兰速度滑冰队内组织对抗赛,以增加团队凝聚力及放松心情。2019年女足世界杯期间,维斯特不仅在开赛前多次为祖国的球队站台,还在决赛当日与荷兰男足后卫范戴克等人一同前往现场,为“橙衣女子军团”助阵,球迷属性暴露无遗。

在北京斩获又一枚冬奥金牌后,维斯特的粉丝数量很可能再度迎来“几何式增长”,更重要的是,这个已经在速度滑冰赛场征战16年,荣誉满身的“女汉子”,内心依然对冠军充满渴望。(新民晚报特派记者 陆玮鑫 北京今日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